您的位置: 黑河资讯网 > 游戏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一章 赌不赌?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00:31

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五十一章 赌不赌?

“齐大师,您误会了,我老大就是随口说一下,绝对没有侮辱您的意思。”

陆阳脑门子全是汗珠,侮辱炼丹师,这个罪过太大了。

江河微微抬头,看了齐生宣一眼,说道:“如果你觉得我侮辱你了,那就是侮辱了,只是觉得你这种坐井观天的态度,可惜了这么好的炼丹师天赋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齐生宣脸上闪过冷冽的杀意,突然上前一步,一字一句道:“你有胆再说一遍。”

就在齐生宣有所动作的时候,公会大厅四周的角落突然出现十几道强大的气息,全都都是天魂境武者。

江河早就察觉到这些人的存在。

他们都是炼丹师工会的护卫,平时不出现,一旦有人闹事,就会直接出手,绝不手软。

但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,依旧淡淡说道:“再说一遍也是一样。”

“你心高气傲,鼠目寸光,你只能看到井口大的天,便以为天只有那么大罢了,并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苍穹。”

“如果你不能改变自己的态度,今生成就,注定有限。”

江河的声音不大,淡淡的几句话,却让整个大厅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
周围之剩下沉重的呼吸声,落针可闻。

齐生宣是西凉郡第一炼丹师天才,今年才十八岁,已是四品炼丹师,所有人都认为他前途不可限量。

但是江河却当着众人的面教训他,直接说他成就注定有限。

这简直是在打齐生宣的脸!

而且是在所有人面前,毫不领情的打他脸!

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齐生宣全身剧烈颤抖着,脸色无比铁青,整个人就是一座忽然沸腾的火山,瞬间就要爆发。

“臭小子,你这是在找死!”

突兀地,愤怒的声音自齐生宣喉咙里滚滚发出,他指着江河,狂吼连连:“给我杀了他!”

怒吼声落下,四周突然出现十几名黑衣武者。

“闪开!”

为首的一名黑衣武者气息最是强大,境界竟然是达到了天象境四层。

黑衣武者一声大吼,周围人群顿时如潮水般散开,眼神中散发着恐惧。

眨眼之间,大厅中心只剩下江河等人。

“不是吧!”陆阳快吓傻了,咕咚咽着口水。

江唯面色微变,心中为江河担心起来。

反倒是江河,神情平静,扫视一遍面前的黑衣武者,然后看向齐生宣,淡然开口了。

“用沧浪真水压制的滋味不好受吧,你双瞳赤红,说明妖火已经侵入经脉。”

“不出十天,妖火就能焚毁你的周身经脉,进而将你的战魂毁灭,到时不要说继续做炼丹师,就算你想活下去都难。”

几句云里雾里的话,却让齐生宣整个人彻底呆滞住了。

在众人的目光下,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流淌下来,心中的惊恐无法掩饰地表露在脸上。

见齐生宣神情突变,十几个黑衣武者一下也愣住了,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齐生宣沉沉开口,脸上露出极度痛苦之色。

妖火

,这本是齐生宣最大的秘密。

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,江河怎么可能知道?

齐生宣的丹道天赋之所以如此卓越,那是因为他在很小的时候,机缘巧合之下,融合了一种妖火,天罗妖火!

正是有了天罗妖火,齐生宣才能年纪轻轻成为四品炼丹师。

如果他能得到炼丹大师的指点,此时早已是五品炼丹师,甚至是六品炼丹师!

但是,一个月前,齐生宣体内的天罗妖火突然失控,变得暴虐无比,甚至要焚噬他的经脉。

无奈之下,齐生宣翻阅大量古籍,终于在一本书上看到,沧浪真水可以压制天罗妖火的魔性。

用了沧浪真水之后,天罗妖火稍稍得到缓解。

但好景不长,近几天以来,沧浪真水再也压制不住天罗妖火,反而让后者有了更为狂暴的反噬。

齐生宣知道,如果再不压制天罗妖火的话,他必然会是修为尽废!

江河此时突然说起妖火,岂能让他不震惊!

江河看着齐生宣,淡淡一笑,道:“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知道如何压制妖火。”

“真的?”

齐生宣全身一震,如同被雷电击中,眼中激荡着渴望的神芒。

这一个月来,他每天被体内妖火折磨的死去活来,纵然有沧浪真水压制妖火,但沧浪真水也是至阴之物,副作用更大。

就在昨天,齐生宣突然感觉到全身有木木的感觉,而且双手竟然在渐渐失去知觉,体内丹田更是犹如烈火灼烧,痛苦异常。

江河神情淡然,说道:“你从二十天前开始使用沧浪真水,沧浪真水至阴至寒,对妖火的确有压制作用,但天罗妖火生性暴烈,至刚至阳,越是压制,越是狂暴。”

“你刚开始的是每天服用三滴沧浪真水,现在就算服用三瓶沧浪真水,也无法压制妖火了吧。”

“三瓶沧浪真水,足够让一座湖泊变成至寒冰渊。所以我猜测,你现在全身都是麻木的感觉,尤其是双手,快没有知觉了吧。”

齐生宣吃惊地看着江河,心中的震撼和诧异全部写在脸上。

他不知道江河怎么可能知道这些,因为他从没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些。

江河顿了一顿,淡淡一笑,道:“怎么样?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?”

这个时候,整个大厅的人都呆住了,目瞪口呆地看着江河和齐生宣。

这些人虽然不知道江河口中的妖火和沧浪真水是什么,但也能听出来,江河掌握了一些对齐生宣而言性命攸关的东西。

“请告诉我压制妖火的方法,求你了,我求求你了。”

突然间,齐生宣猛地上前一步,一下抓住江河肩膀,几近癫狂地哭喊道。

看到齐生宣这种状态,所有人诧异地看着江河,纷纷猜测眼前少年到底什么身份。

谁能想到,这样的少年,居然能让西凉郡第一炼丹师天才如此失态。

江河看着失态的齐生宣,玩味一笑,道:“刚才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,有些人就受不了了,还嚷嚷着要杀我。”

“怎么,现在就要反过来求我了吗?”

齐生宣一愣,看着眼前波澜不惊的少年,突然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心。

“噗通!”

众目睽睽之下,齐生宣竟然直接跪在江河面前,朗声说道:“公子先前教导的是,是我不识好歹。”

“如果公子能压制我体内的妖火,我愿意拜公子为师,终生侍奉公子,永生不悔。”

烈火灼烧的滋味太痛苦了,齐生宣片刻也不想再忍受。

而且他此时想要拜师,的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其实齐生宣早就发现,江河的丹道造诣远远在他之上,仅仅是对一些药材的理解,就远非一般人能比。

齐生宣猜测,要么江河的背后有一个无比强大的老师,要么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家族。

所以只要拜江河为师,其实就是占了天大的便宜。

武道世界,强者为尊。

丹道亦是一样,达者为师,江河丹道造诣远在齐生宣之上,他想要拜师,没什么奇怪。

但不管如何,齐生宣这一跪不得了,整个公会大厅纷纷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。

所有人都是一副惊呆了的神情,脸上写着难以置信。

堂堂的西凉郡第一炼丹师天才居然下跪了,而且是跟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下跪,更而且的是,还是下跪拜师!

陆阳惊讶地看着江河,心里竟然是无比的得意,幸亏及早地认了江河做老大。

陆阳此时甚至在想,如果齐生宣真的成了江河的弟子,那自己岂不是比对方高了一辈,想想都舒坦。

江河看着齐生宣,嘴角勾起古怪的弧度。

齐生宣的确有些天赋,而且还身怀妖火,如果稍加培养的话,还是十分有可能在丹道一途有所成就的。

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,江河收徒的标准很高。

天赋不好不收,毅力不够不收,心性不强不收,人品低劣更不收!

稍稍想了一下,江河淡淡说道:“拜我为师,你还没有这个资格,至少现在没有。”

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可以暂时收你做记名弟子,至于以后能不能成为正式弟子,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江河话一出口,所有人再一次震撼得无以复加。

西凉郡第一炼丹师天才当面下跪拜师,江河居然不同意,还只能做记名弟子。

这简直是活见鬼了!

今天的自己是在做梦不成?

记名弟子,虽然名分上是弟子,其实和奴仆无异。

老师对记名弟子没有任何教导义务,但记名弟子却必须以师尊之礼侍奉老师。

简单来说就是,齐生宣必须认江河是老师,而江河对齐生宣没有任何,随时随地都能废掉他。

其实众人不知道的是,就是这一个记名弟子,江河都是发了善心降低标准才愿意收的。

即便是成为江河的记名弟子,也足够改变齐生宣的一生了。

江河只是不想可惜了一位天赋不错的炼丹师而已。

齐生宣愣了一下,然后反应过来,看了一眼江河古井无波的表情,旋即开口道:“齐生宣,拜谢师尊。”

齐生宣说着就要向江河行三跪九叩的拜师大礼,却被江河伸手阻止。

“你起来吧,拜师礼先不用了,等你成为正式弟子的时候再说吧。”江河淡淡的道。

“是,师尊。”齐生宣站起来,毕恭毕敬。

“好了,都散了吧。”江河扫视一遍众人,摆手说道。

所有人感觉脸都僵了,好像看了一出古怪离奇的大戏,简直让人难以置信。

片刻之后,人群渐渐散了。

这个时候,炼丹师工会的服务生方琼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。

刚才发生的事情,她全部看在眼里。

现在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陆阳会给江河当小弟了。

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
婴儿发烧怎么办退烧快
小孩咳嗽厉害怎么快速止咳
宝宝健脾助消化吃什么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